如果您喜欢本站,请收藏本站,以便下次访问,感谢您的支持!

热门搜索:    肉文  生子  双性  风弄  快穿

恶鬼总想嫁给我怎么破 作者:阳明十三

字体:[ ]

    唐正八字归阴,道士算命她注定活不过二十岁。    
没想到为救命却是误打误撞“请”了一位萝莉女鬼回家,满脸伤痕触目惊心。         
只是有朝一日,女孩变成了一个身着鲜红犹如嫁衣般妖异夺目的纤细女子,对她羞涩而欢喜的轻展笑颜。      
————  我虽无心,却对你有情。        
阳光开朗人缘超好腰板钢筋直攻x高冷无正常三观病娇受     
受对攻超级软,堪称人/妻典范但攻钢筋直。     
受对攻满满的都是爱意,但攻钢筋直。     
受虽然前期丑了些很快就会恢复原本美到惨绝人寡,谁看谁爱的容貌,但攻依旧钢筋直。     
可一旦攻弯了,会撩人了,受就被撩哭了。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文章类型:原创-百合-近代现代-爱情
作品风格:轻松
所属系列:
文章进度:已完成
文章字数:200673字
第1章 第一章
  七月盛夏,拂面吹来的风皆是带着股热气。投过庭院里枝繁叶茂树冠的光辉斑点洒落一地。 
  
  唐正跪在地上,规规矩矩地给屋子里供着的佛像磕头。这尊佛像慈眉善目,嘴角含笑,左右两侧分别贴着“观众生困苦,听拜者祈愿”对联,让人不由心生恭敬。唐正两掌闭合又念了几句求平安之类的话才走出屋。
  
  屋外,阳光正好,可树下抽着烟杆的人愁眉苦脸,看到唐正出来了,那脸皱得更是成紧巴巴一团,好似唐正与他有什么深仇大恨。
 
  不过两人确实颇有渊源。
 
  抽烟的男人叫被做李叔,四十岁上下,身材精瘦,总是穿着一件不伦不类的道袍,替人测字算命,也算是小有名气。
  
  唐正自幼体弱多病,后依亲戚所言,唐父把她抱到李叔面前,推算出她八字归阴,天定活不过二十岁。最初唐正父母不信,可李叔给她戴了一块玉后身体还真有所好转。
 
  直到十一岁那年天降祸患,唐正忽然昏睡不醒。
 
  李叔闻声赶来,对心急如焚的唐正父母说,“竟是我害苦了唐正,她天定命短,这几年来我强行改命适得其反,若她渡了这一劫,往后就听天从命吧。”
 
  唐正醒来后,李叔就很少在她面前出现了,如今已隔七八年,唐正倒是没想到李叔竟然会联系上她,莫名其妙的让她来拜佛。
 
  抖抖烟杆,李叔问:“拜完了?”
 
  将唐正疑惑的表情尽收眼底,他道:“我若没记错再过几天你就是十八了。”
  
  唐正狐疑地点点头,拿不准李叔忽然提起这茬是什么意思。
  
  李叔叹口气,语气缓和下来,“你可知十八岁对你意味着什么。”不等唐正回答,他便沉着气吐出几个字,“命格入阴。”
 
  唐正楞楞点了头,“哦。”
 
  李叔知道讲仔细了她也听不懂,便挑着重点说:“在你生日那天,会有一些不干不净的东西来找你,想要引你入阴间。”
 
  唐正看上去倒是没多大反应。李叔一肚的话在对方云淡风轻的语气下噎在了喉咙里,就像是扔了块大石头到湖里本想掀起波澜,结果连水纹都没有。
 
  唐正指着自己的脖子:“李叔,你猜我这里原来戴着什么?”
 
  李叔表情有点一言难尽,显然是没跟上唐正如此跳跃的思维。
 
  他问:“什么?”
 
  唐正说:“革命烈士鲜血染成的红领巾。”
 
  李叔:……
 
  唐正又指着自己眼睛,问:“你知道我现在看见了什么?”
 
  李叔表示自己并不想知道。
 
  唐正说她看见了马克思爷爷慈祥的脸庞。
 
  李叔黑着脸色:“你不信我?”
 
  唐正说不信,回答的一气呵成毫不犹豫。算命测字这些她还能接受,可突然扯到鬼魂上,就太玄乎了。
 
  李叔皮笑肉不笑的扯了扯嘴角,这么多年过去了,唐正这丫头能把人气死的姓子倒是丝毫未变。
 
  他意味不明的看了唐正一眼,低下头继续抽着烟杆:“事关重大,会死人的。”
 
  唐正不敢吱声了。
 
  抖落洋洋洒洒落在衣袖上的烟灰,李叔叹口气:“我已尽责,信不信由你。总之你这几日要小心,生日入阴只能招来些小鬼不会伤及你姓命的小鬼,但你记住,若招来这些脏东西,切忌寻人作伴。我之所以没将此事告诉你家人,就是为防他们慌乱行事。”
 
  唐正听得心慌慌,虽然嘴上说不信,但事实上她并非无神论者,李叔暼了眼她要哭不哭的可怜样,便软了心肠又同她说了许多。
 
  这些都是唐正从未听过的,她也不敢嬉皮笑脸了,认真记下。
 
   唐正离开时,转头看了眼李叔。
 
  大风乍起,树叶婆娑,男人低头站在树下抽着他的烟,神色不明。
 
  对于周岁生日,唐正父母还是挺重视的,找了附近的山景酒店,专做原汁原味的土菜 。
  
  恰逢暑假,生日宴上还来了几个小孩,其中一个唐正是认识的,对方扎着长长的马尾,一个劲往唐正手里塞糖,最后两个口袋鼓鼓囊囊的。
 
  等酒桌上热度散了,唐正便找了个借口提前回家。
 
  山路的泥土有些松软,她低头看路走得小心翼翼。
  
  当脚踩到一弹滩红水时,唐正只是缩回脚,念了句这颜色真像血啊,她抹了把额头,全是汗,抬起头后就撞进一双乌青色的眼睛。
  
  对方离她不过几步之遥,还是个少女的模样,只是青瞳白目,腿上露着血淋淋的白骨,无论怎么看都不像是活人。
 
  就算做了心理准备,真招来脏东西时,唐正还是吓得整张脸倏忽变白。
 
  李叔说的是真的。
 
  强忍惧意,唐正往回挪了几步,她现在不能下山遇见人,只得往里头跑路了。
  
  唐正吞咽口水,眼角紧盯跟在她身后的怨鬼,直奔山深处。
 
  粗粗喘口气,唐正脚步刚停下,女鬼就张开嘴尖利的发出几声叫喊,一双泛着青黑色的手猛地掐向唐正的脖子。黑色的指甲陷入她的皮肉之中,给她一种要穿过喉咙的可怕错觉。
 
  窒息感如氵朝水扑来,唐正用了全身力气狠狠朝踹向女鬼,那女鬼竟然被这一脚踹得歪了身子倒在了地下,身上腥浓的乌血从破裂的腐肉中噗嗤流出。
 
  女鬼又是一声嚎叫,凭着两只利爪,飞速朝唐正爬来。
 
  唐正还是第一次见到爬得比跑得还快的,她嘴角一抽,一边跑路一边匆匆掏出手机,飞快按下几个键拨了出去。
  
  她打给李叔的电话几秒之后就被接通,气喘吁吁的说清情况,唐正生出几分哭腔:“李叔,我是不是要死啦!”
 
  “...”
  
  手机那头李叔也是一愣。
  
  “不可能!你……”李叔表情骤变,厉声问道,“你现在在哪里?”
  
  “山上啊!”
 
  男人表情变幻莫测,最后气拍桌怒吼: “你没事去那种地方干什么啊!”他眉头皱起,“山这种地方最不缺的就是野尸怨气,你招来的定是……”
 
  唐正还没来得及听完李叔的话,脚脖一崴顺着坡路摔了下去,直到脑袋撞到一块硬石才堪堪停下。
  
  歪着身体趴在地上,血迹顺着额头缓缓落下,唐正抹了把脸,她快哭了,也不知道摔着哪儿了,两条腿疼得没发动。
  
  女鬼发出极度兴奋的叫喊声作势要扑向唐正,将她拆之入腹。
  
  唐正躺在地上,开始走马观花。
  
  可女鬼竟是硬生生的停下了动作,她本就是全力扑过来的,想来是收不住力道,但为强迫停下,女鬼身躯甚至发出清脆的断骨声。
 
  摆出跪拜的姿势,女鬼抖着身子,偷偷抬头朝唐正周围一处望去,脸上的恐惧显而易见。
 
  唐正也不走马观花了,顺着她的视线望去,最后落在左手处——那块撞了她脑袋的硬石上。
  
  更确切的说那是一块墓碑,只是过分简陋,斑驳的痕迹诉说了它岁月年久。
  
  唐正转头看看那哆哆嗦嗦的怨鬼,再看看墓碑。
  
  她挪着身体靠近墓碑,伸出双手——
 
  整张脸都抵在墓碑上,就这么抱住了墓碑。
  
  女鬼瞬间扭曲了神色,那双乌黑的瞳孔里颇有几分不可置信的意味。想要离开但最终还是乖顺的匍匐在原地。
  
  虽说不明所以,可唐正眼瞎都看得出女鬼很怕墓碑。
 
  就这么僵持了好长一段时间,女鬼纹丝不动,唐正这才送了口气,躺在地上掉了几滴眼泪,最后越哭越狠,一副断气样子。
  
  手机摔坏了,又不能离开这墓碑,唐正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待在这里,耗到天亮。
 
  她搓搓鼻子,细细端详起墓碑。它上面没有刻字,混在一堆杂草里反而像是一块大石头。唐正摸摸口袋,里面只有几块糖,多数都散到了地上陷在泥土里,外面的糖纸脏兮兮的。
 
  她掏出口袋里几块干净的糖放在墓碑下,轻声说道,“这位、呃..这位先人多谢你救了我,我身上也没什么东西报答你,只有这些糖了,望你吃了好上路,投胎到好人家。”
 
  唐正想了想,忍住疼拖着两条残废腿跪在墓碑前补充道:“愿先人来世一世平安,一生无忧。”  
  
  她说这些话时是真心的,瞧见墓碑上的脏污就伸出手擦干净。
 
  只是唐正手上磨破了皮,无意间在墓碑上留下几道轻微的血痕,那痕迹极淡,她自然看不出来。
  
  做完这些事,唐正这才弯下腰拾起滚在地上不怎么干净的糖,随便在衣服上蹭了蹭丢到嘴里,发起呆。
  
  她不知道的是,在做这些事的时候,离她不过几步处正站着一人,那人周围浑身飘散血雾,红衣长裙,看不清面容。
  •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,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,及时删除!
  • 站内所有作品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点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