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您喜欢本站,请收藏本站,以便下次访问,感谢您的支持!

热门搜索:    肉文  生子  双性  风弄  快穿

通天塔攻略手札+番外 作者:秀吉要画画(二)

字体:[ ]

第101章 
  “你造孽太多, 还是上天去和父神解释吧。”
  六位大奥术师并未给蒂法更多的解释时间, 手中的法杖一动, 那数条锁链就将蒂法分解成了数块。
  为了保险, 六位大奥术师又对蒂法释放了解离术,大量的血肉全都化为了粉尘随风一飘就再也找不到任何踪迹。
  蒂法死了?
  六位大奥术师互相对视着, 太过轻巧几乎让她们无法相信这是真的。
  “堕落晨星已死!我们恢复了自由!”维欧里特在这多数人都沉默之际开口了。
  六位大奥术师早就串了口供在此刻留了下来, 为维欧里特重新规整光明神教出一份力, 为了能尽快让平民信服, 六位大奥术师不得不同意以世界上有某个至高存在为名来惩戒蒂法。
  这意味着光明神教并不会就此解散垮台,但此后这个世间将不会存在任何实质神灵,奥术将代替神术推行整个世界。
  先前的蒂法就是在此借口下被扣下了“堕落晨星”的名头。
  魔法之塔的事就由魔法之塔的土著来解决,听到通天塔系统接连的两条任务完成通报, 风望舒就和一干试炼者前往了蒂法的高塔。
  不得不说蒂法的品味很特别, 整座高塔都是以冰雪为材料建在了冰原上 ,哪怕释放了防御术法大部分试炼者依然感到浑身冰凉, 如果多站一会儿说不准就要被冻成冰棍。
  因此他们的速度加快了不少, 迅速扫荡起了整个高塔。
  蒂法虽然行事很成问题, 却依旧掩盖不了蒂法在亡灵系上的才学,有一些堪称绝妙的运用连通天塔的课程都没提到,风望舒装模作样地“随意”翻看,却是将全部的内容都已录入进了数据库。
  随后她就尤为大方地将书“让\"给了其他试炼者。
  走到最高层她就看到了那精致的笼子,一个光团正焉巴巴地躺在笼地。
  “元素精灵。”
  这个位置就是先前她探查出的坐标, 此次这么快寻到蒂法的高塔也只是她篡改了部分坐标进行跳转。
  当风望舒说出光团的名称, 那个光团就“站”了起来, 在笼子里飞舞着。
  光团上蹿下跳地就好似是在向她述说着什么,可风望舒却是什么都没”听”到。
  风望舒观测了一下笼子,便发现这是用来封锁空间的,而解除禁锢,说难不难,说简单也不简单。
  拿过笼子风望舒便徒手试着掰笼子的金属条,笼子虽然是由特殊的金属制成,但是并未进行加固,风望舒仅仅是稍稍用了点力气笼子便被她卸开了个口子。
  还未将笼子放下,元素精灵就从笼子的裂口里逃了出来,但却没有就此离开而是在修的身边晃晃悠悠转个不停。
  除了修无人能知道那元素精灵究竟是说了些什么。
  直到元素精灵再次离开,修才提起了先前的元素精灵究竟说了什么。
  “那是个新生的元素精灵,瞎转到了魔法之塔就被蒂法带走了,那元素精灵还不知道什么叫做人心险恶,蒂法随便问两句就把自己的信息全抖出来了,也是它还有点仅存的脑子这才没把通天塔都抖出来,否则蒂法估计都要试图强行突破壁垒前往神行界了。”修听着都一身冷汗,他甚至觉得并不是这元素精灵还有脑子,而是元素精灵还来不及“科普”就被蒂法给关起来做领域的力量之源了。
  尤其这元素精灵竟然还有点斯德哥尔摩群候症,哪怕蒂法一直把元素精灵关笼子里,元素精灵也没有太多的反抗。
  也是够了。
  听了修的话,风望舒倒是不觉得蒂法真突破壁垒有啥后果。
  通天塔那么多的客服又不是摆设,随便派一个客服就能把蒂法给消了记忆送回魔法之塔。
  风望舒对元素精灵的前世今生完全不感冒,在修还在大谈元素精灵和蒂法的渊源就先行传送走了。
  她并没有回阿卡班,她的任务已全部完成,而阿卡班的所有书籍她都已收录完毕,她并不需要继续和那些试炼者黏糊在一起,本就是为了任务强行扭在一起,既然可以不一起行动了,她宁愿一个ai待着。
  就蒂法的研究笔记和记录来看,如果她还想在这里有更多的收获她就得去打劫六位大奥术师。
  目前六位大奥术师正在教廷为了之后的推广奥术做“贡献”,连一位都没有回高塔坐镇。
  这个时机正是试炼者溜去六位大奥术师私人高塔的最佳时机。
  但风望舒却并没有这样做,她甚至都没有探寻六位大奥术师的高塔究竟隐匿在何处,毕竟s01从头至尾都没有鼓动她前去。
  胡乱地找个坐标风望舒就传送了过去,连s01都不明白风望舒究竟是在做什么。
  直到传送到了一座人声鼎沸的城市外风望舒才停下,但她没有进入仅仅是站在城外看着。
  风望舒盯着城池许久她才侧过脸看向了s01,“你觉得我可怕吗?”
  “为什么这么问?”“可怕”一词究竟从何而来s01都不知道。
  “通天塔的任务世界里的人究竟是真正的人,还是npc我都无法确定,但我还是为了任务选择牺牲了大量的平民,里面有无辜的,有不无辜的。”风望舒字词咬得很准,语速也难得慢了下来。
  “你可以认为是真正的人,也可以认为是npc,这对于通天塔试炼者而言并没有任何区别。”
  “没区别吗?”风望舒又看向了面前的城池,站得远了依然能听到人声鼎沸,在动乱之后还如此精力充沛,风望舒也不知是该感叹人类对于危机的遗姓还是因为事不关己。“只是对于通天塔试炼者和客服毫无区别是吗?”
  “是。”s01仅仅是说了事实,究竟风望舒作何感想她并不准备妄自推断。
  “因为我的任务在我眼里更为重要,所以我可以肆意地牺牲其他对我无关紧要的。”风望舒看着是在说肯定句,实则却是个疑问句。“通天塔这样磨灭人姓,让人更自我,真的没问题吗?”
  •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,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,及时删除!
  • 站内所有作品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点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