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您喜欢本站,请收藏本站,以便下次访问,感谢您的支持!

热门搜索:    肉文  生子  双性  风弄  快穿

双娇 作者:沉木舟

字体:[ ]

第1章 花楼
  纯光二十七年,临州桐理。
  三月,春寒料峭,路边的杏花热热闹闹地开了满树,浓烈繁丽。杏花能开半个多月,花开时,正是桐理春祭时。
  温雪晴从城外回来时,正是桐理最热闹的时候。开头冗杂严肃的祭拜祷告已经过去,鼓声鞭炮齐响,踩高跷的,骑布马的,舞彩带的,林林总总,欢歌笑语。
  人来人往,往日矫健的千里马反而成了阻滞,满城百姓都往城东的五帝坛跑,孩童嬉闹,杏花一路纷扬。
  温雪晴下巴一抬,立刻有机灵的小仆在人群中窜来窜去,先回府禀报。
  立春日,遵循古礼,以鱼为牲,以糵为酒,贺春迎春拜五帝*。
  如今天下十二州,乱象初生,也就只有临州还会按规矩举办春祭了。桐理是临州的治所,亦是中原四州除京城洛阳外,最为繁华富庶的地方。
  这一切都有赖于州牧温光赫的治理。
  温光赫元妻早逝,留下一双儿女。
  公子温霁明,君子端方,翩翩无瑕,能文允武,正是风华正茂时,是待字闺中的姑娘做梦都想嫁的好郎君。
  至于小女温雪晴,提起时,那些高门贵女的神色可就不大一样了。
  温家虽然人丁单薄,但也是世家望族,温雪晴作为温家年轻一辈唯一的女儿,深受温家上下一众的疼爱。温光赫封乡侯,执掌一州军政大权,来日进京复奏,任三公,一人之下万人之上,也不是不可能。
  这样的家世,就算放到整个王朝也不会差到哪里去。
  更何况,温雪晴姿容明艳,受父兄影响,一身骑射功夫不比男儿差。
  如此美人,璨璨灼人,爽利明畅,在崇尚仪态风姿的风俗下,当是极受捧宠才是。
  可惜温雪晴碰上对手了。
  临州除了温家,还有个凌家。
  高门阀阅,世代累积了不可磨灭的金石之功,累世公卿,不论是地方还是中央,都牢牢把持着权力。温家世代盘踞临州,根深蒂固,而凌家,则是南迁过来的。十五年前,匈奴南侵攻入洛阳,数万衣冠南渡,尽数崩奔逃亡。多少惊才艳绝的世族子弟做了匈奴的刀下亡魂,居于洛阳的世家就此元气大伤,凌家也在此列。
  凌家就此衰落式微,南迁至临州后,多方联姻,勉力维持世家大族的架子。
  特别是当今继位后,凌家长女嫁与厉王,生下聪慧的皇孙,天子曾赞叹此子将来大有为,让皇位的争夺局势变得更加诡谲。
  ——太子德才不显,身体羸弱,只因嫡长,在皇后和太子妃的强势支持下,才能坐稳东宫。
  据长安城那边传来的消息,太子自入冬便缠绵病榻,直到开春也没能上朝,一个个御医进去又出来,就这么一直吊着不咽气。
  这样一来,太子的兄弟,众多王爷对那个至高位就不免生出些想法了,厉王有这么一个优秀的儿子,又增添了不少筹码。
  凌家的地位因此水涨船高。
  凌家长女的亲妹凌柔,明眸皓齿,清灵典丽,春晓花月尚不及。
  温凌两家,势均力敌,温雪晴和凌柔不可免俗地被时人拿出来比较,但凡见过两女的皆惊叹,临州双娇,绰约倾城,绝代无双。
  温雪晴不喜欢这个说法。
  在她看来,凌柔是个装腔作势惯了的主儿,面上和煦做好人,实则心狠手黑,世人都被她给欺骗了!
  温雪晴不喜欢,也不屑与凌柔作比较,日月同辉就是个笑话,日光之盛,岂是冷月残光可比拟的?
  世家豪族,底蕴深厚,源远流长,每一代都有封侯拜相之辈,王朝换代,他们依旧屹立不倒。
  温家和凌家这种仓皇出逃,靠女人裙带维持富贵的家族绝对不一样!
  所以,她温雪晴,绝不是凌柔可以比较的人。
  一路走走停停,顺着人流走到五帝坛。
  今年春祭由温霁明替父主持。身着袀玄,上下皆黑,腰佩绶带,头戴进贤冠,风仪洒洒。
  鼓乐齐鸣,温霁明一跪三叩,献上各种祭品,虔诚崇敬。
  “奇怪,凌柔居然不在。”温雪晴坐得高,看得远,扫了一圈,没有见到对头冤家,生出些乏味来。
  虽然嘴上不承认,但温雪晴心里还是认可凌柔那张脸的,这个世上,也就凌柔的颜色能和她相比。
  和那些只会看着她哥脸红惊呼的庸脂俗粉不同,凌柔大多数时候,都能端着架势,端庄矜持。再加上颜色突出,于是,凌柔与那些人同在一起时,又突显出来了。
  温雪晴能一眼就从人群里将凌柔认出来。
  找不到人,温雪晴就不想待了。她一早就出城跑马,也是刚好赶上才来看。早在春祭前的一个月,她在家看温霁明每天重复练习,早就看腻了。
  仪式完毕,温霁明长舒一口气。这是他第一次代父主持春祭,这意味着他正式在临州官场露面,入仕协助温光赫管理临州。
  温霁明甩了甩袖子,转过身来,微笑与临州的父老乡亲面对。
  这一看,差点控制不住面上表情崩掉。
  温雪晴居然也来了,之前还嫌弃得很,这会倒是实诚地来了。
  袀玄黑中扬赤,日光灿烂,打在温霁明身上,暗纹隐若若现闪烁。
  温霁明相信,自己现在一定是临州第一公子。以自己的家世名望,气度词气,临州无出其右。
  第一公子斜眼向自家妹妹看过去,看她打了个呼哨,提缰策马,毫无留恋转身走了。
  “……”温霁明的表情有一瞬间凝滞。
  真是太不给他面子了!他一定要和阿翁说!
  粗粗扫了一眼周围的人,温霁明大概明白了。
  ——凌柔没有来。
  收敛眉目,温霁明低低叹了一声:“难怪……”
  凌柔不在,温雪晴自然没必要在这里浪费时间。
  这次春祭,温光赫虽然没到场,却也派了亲近的属官跟在温霁明身边提点。
  仪典顺利完成,他也跟着放松了很多,忽然听到郎君叹了一声,不解何意。
  •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,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,及时删除!
  • 站内所有作品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点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