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您喜欢本站,请收藏本站,以便下次访问,感谢您的支持!

热门搜索:    肉文  生子  双性  风弄  快穿

拒不为师+番外 作者:蓝风山(中)

字体:[ ]

第69章 是非爱恨,不得其解
  次日晨。
  埋了沙的北域地区难得下了一场大雨, 仿佛是寒露时前的最后一点倔强。不过硬要说起来, 也依然没几分骨气,先是一滴一滴蛮力掐着,死活舍不得落, 待到脾气突然涌上来了, 就开始天崩地裂地往下砸。
  云翘姑娘早些时候起床,忙着在石屋外搭了床被子晒,这会子窸窸窣窣地来了场雨,决堤的黄沙纷纷扬扬地沉了地, 正没完没了地贴往薄薄一层布料上,她又着急赶去给云遮欢梳妆,来来回回几趟过去, 就把晒被子这茬儿给忘记了,可怜那崭新一床被单沾了雨和沙,很快就染得蜡黄,幸而那另一位婢女云盼还算是清醒, 一人撑伞抱了半人高的湿被料回来, 逮着那忘了事的小丫头便轻声问责道:“云翘,你是丢了魂罢, 那么大块被子扔外面,晒雨么?”
  云翘这会儿正专注给云遮欢画眉呢,闻了声,两人皆是一个回头,恰见那沙土晕开的被子还在往外渗着脏水, 当真是叫人惨不忍睹。
  云遮欢一眼瞅着便来了劲,眉都不肯画了,直望向云翘笑嘻嘻地问道:“说你呢云翘,魂都丢了,一大早就心不在焉!”
  云翘红着脸,不晓得在惦记什么,只顾着摆手否认道:“哪有的事,手头活儿攒太多,一不留神就给忘了个干净……哎,反正,被子过会儿我重新洗便是了,你们可别再调侃我了……”
  “诶?哪有做了错事,还不让人说的道理?”云遮欢一双好看的柳叶眉翘得飞起,就瞥向她,偏与她抬杠道,“你看你,脸红得跟猴儿屁股似的,在思春呢?还是昨天出门没带纱啊?”
  云翘一听,脸愈发涨得通红了,姓子上来了,就只顾着反击她道:“遮欢姐姐才是,平日里睡到日上三竿,今天就起得格外早,又是敷粉又是涂腮的,预备着给谁瞧呢?”
  “反正不是给你瞧。”云遮欢一手拿过铜镜,格外明艳的面孔悉数映照在眼底,像是早春才开苞的鲜花。
  年轻的姑娘总是千娇百媚得惹人爱怜,云翘在旁看了又是羡慕,又是向往,恨不得早日能扮成她那副模样——云盼却是个明事理的成熟姑娘,只瞧云遮欢着了魔一般地生着痴念,便忍不住想要询问她道:“遮欢,你确定……昨日里来的那位薛公子,就是你二十多年前在沽离镇遇上的那位么?”
  云遮欢想也不想,直截了当道:“我觉得……多半不是。”
  “呃?不是?”
  云盼云翘二人同时一惊,甚至有些难以置信地齐齐开口问道:“那你这般殷勤……是何故啊?”
  “我看你自从去了一趟中原寻印,整个人都特别开心的样子,还以为你找着当初那位公子了呢……”云翘皱眉低喃道,“昨天也是,兴致冲冲的跑出去见他……弄了半天,原来不是啊!”
  “虽然不是,但……他俩的模样,是真的像,特别像。”云遮欢面对着铜镜,唇角柔软的微笑已是愈渐出乎意料的甜腻诱人,好似这世间,根本不存在相貌相似的两个人,他们于她而言,即便有所差异,也能随着时间的推移无形重合在一处。
  一个人对于过去久远记忆的不断缅怀与追溯,其实是非常不合常理的。二十多年前的一桩旧事,早在云遮欢心底烙下了极度深刻的印痕,旁人也许很难想象她究竟是在为了什么而如此执着,只有她自己心知肚明,某些珍爱之物硬生生从身边脱离远去,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,就像是一口甜到心尖儿的蜜糖,沾了块边便被人反手抢走了——那最后爱而不得的渴盼与焦灼,就是一把禁锢她多年的锁。
  可能是因为不曾经历过,云盼对于这样复杂的情绪表示并不能理解。她说:“遮欢,哪有这种喜欢法的呀,之前沽离镇上那位,是救了你的命,还帮过你不少忙,但是那些……和咱们现在认识的这位,完全没有任何联系啊……”
  “对啊遮欢姐姐,你打小惦记那个中原男人,我们都知道,昨天薛公子刚来的时候,我还偷偷替你开心呢。”云翘也面色古怪地道,“但你今早才说他不是,只是长得像而已,你总该不会……就惦记着那张皮囊吧?”
  “怎么可能?”云遮欢干笑两声,伸手用银簪固定盘起的发髻,一边左右忙活着,一边神色如常地说道,“薛岚因也不算差呀,挺好玩儿一个人,我每次只要看见他,总能想起二十年前遇到的那位,连名字我都不知道,但就是怎么也忘不了……”
  云盼闻言,不由低低叹道:“唉……你还真是成了痴魔。不过遮欢啊,你有那个情,人家未必有那个意啊——你说一个中原男人,本来就很难在白乌族有他自己的立足之地,何况是当族长的男人,那跟让他嫁过来,又有什么分别?寻常大男人家的,受得了这份折辱吗?”
  “这怎么能说是折辱呢?当族长的男人,说出去得多有面子?”云遮欢奇道,“再说了,这八字还没一撇呢,你让他嫁,他就嫁了,那未免也太好说话了吧?”
  云盼摇了摇头,犹自忧心道:“你自己倒是知道事情多不容易,他也本就不是你心心念念那个人,又何必将心思往人家身上砸呢?”
  云翘亦是摸了摸鼻子,扭扭捏捏地接了话道:“我也觉得,薛公子同晏公子感情是真的好,遮欢姐姐要想留薛公子在白乌族,他们师徒两个不就散了吗,晏公子心里肯定不舍得呀……”
  云遮欢刚想说点什么,忽又不知哪跟筋被人给碰歪了,愣是一个猛子抬起头来,直瞪着云翘皮笑肉不笑道:“我说云翘,你管那个谁叫什么?”
  云翘茫然道:“谁?晏公子?”
  “哎哟!你可真是……笑掉我的大牙!”云遮欢呲牙咧嘴地笑着拍桌道,“你叫他……‘公子’?你知道人家多大的岁数,就跟着瞎喊公子?”
  云翘耳根一红,有些心慌意乱道:“什么啊?我瞧着他很年轻,也很漂亮啊,顶多二十出头的样子,喊公子又有什么不对?”
  •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,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,及时删除!
  • 站内所有作品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点击: